新闻频道

你的位置:焦作铁路电缆有限责任公司 > 新闻频道 > “风月片”女神去世20年,她的悲惨经历仍令人唏嘘

“风月片”女神去世20年,她的悲惨经历仍令人唏嘘

发布日期:2022-05-14 11:15    点击次数:86

    

今年,是香港“艳星”陈宝莲去世整整20年。2002年,在诞下儿子一周后,陈宝莲从上海某大厦一跃而下。关于她的死因,有说产后抑郁;有说被富商抛弃和原生家庭迫害,导致她精神失常,时至今日没有最终定论。留下的儿子邱煌祎,最终被王菲经纪人邱黎宽收养。长大成人的邱煌祎,眉眼间还能看到曾经陈宝莲的影子。养母不许他进娱乐圈,现在的他是一名篮球运动员。上个月,邱煌祎所属的球队在UBA联赛中勇夺亚军。看到儿子健康成长,相信在天堂的陈宝莲也能感到欣慰吧。8号风曝新辟亚姐系列专栏,为大家讲述女神们的恩怨情仇往事,如果大家有想看的故事,欢迎在评论区留言告诉小妹。011986年,“亚姐”的收视率首次超过“港姐”,那届的冠军是利智。“亚姐”的肉弹博眼球路线,取得短暂成效。自此,TVB下决心改革,在香港和海外广撒网选拔美女,更将高学历高情商作为卖点。88年李嘉欣、89年陈法蓉、90年袁咏仪梁小冰、91年郭蔼明蔡少芬……TVB将“港姐”比赛推上高峰。随后,亚视陷入颓势。张家辉、关咏荷、汪明荃等人,先后从亚视转投TVB。本就资源不多的“亚姐”们只能另谋出路。此时,应和着香港经济、电影的发展,风月片不断涌现。对投资方来说,风月片可以用最少的时间金钱成本,收获成倍的收益。1991年,“风月女王”叶子楣的电影收获1800万票房;同期李连杰、关之琳的《黄飞鸿》也不过2900万票房,但后者的成本却是前者的10倍不止。为了能红,“亚姐”邱月清宽衣解带,叶玉卿、翁虹等人也紧随其后。这里面,有人是自愿的,也有如陈宝莲一样无奈的。陈宝莲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分开,因为父母都不想抚养她,陈宝莲由姥姥带大。直到12岁,才回到母亲刘小仪身边,一起去了香港。大概由于从小没有得到母亲的爱,陈宝莲很渴望能得到母亲的关注和认可。15岁身高已经接近175cm的陈宝莲,被母亲推荐到了模特公司去赚钱。后来,母亲又为她报名“亚洲小姐”的比赛。那届的亚姐是史上最混乱的一届。最终的冠军吴绮莉,出道后为了成龙前途尽毁。陈宝莲没能取得名次,但她高挑青春的外形,引起影视公司的注意。比赛后,17岁的陈宝莲,由母亲代为签约了风月片《聊斋之灯草和尚》。连男朋友都没谈过的陈宝莲,却要在镜头前“三点尽露”。在片场她常常抹眼泪,哭完再开工。有影评人评价陈宝莲的演技,眉眼中总是带着淡淡哀伤。如今看来,不过是陈宝莲内心的真实痛苦的外化罢了。《灯草和尚》一战成名,陈母又为她签了8部风月片,从此陈宝莲在“脱”的路上一去不复返。直到1994年,她在周星驰的电影《国产凌凌漆》里饰演女特工,算是真正意义上第一次被观众所熟知接纳。在周星驰的镜头下,陈宝莲将美丽发挥到了极致。造型或明艳。或性感。飒爽帅气又带点疯批。漯河市全民食品有限公司640" data-type="gif" data-w="323" style="outline: 0px;width: 100%;box-sizing: border-box !important;overflow-wrap: break-word !important;visibility: visible !important;height: auto !important;" src="https://mmbiz.qpic.cn/mmbiz_gif/mWSg0G0DicuYnXoIjC3MSmj7siaBr2GVWCnYvqNpJkswSQj3U8iagIEluk5icbFelbwI04zyVQR1I3aeXnHny9PO0w/640?wx_fmt=gif">但一次演出,并没有让一直在风月片和路人甲徘徊的陈宝莲转运。人们关注更多的,始终是她曼妙的身材。就连上综艺,陈宝莲也被安排穿着低胸吊带衫打乒乓。再加上《国产凌凌漆》上映没多久,陈宝莲被查出子宫长水泡,不得已停工修养。刚有点热度,又很快冷却下来。

021993年,陈宝莲和莫少聪合作电影《剑奴》时,媒体宣传两人正在拍拖。因为媒体的“推波助澜”,莫少聪反倒开始注意起陈宝莲的一举一动,本来不熟的两人逐渐生出了好感。只可惜莫少聪是出了名的“渣”,没多久他便移情别恋,陈宝莲公开斥责他是个“伪君子”。就在这时,陈宝莲认识了改变她一生的男人——台湾百亿富商黄任中。黄任中风流成性,一生结过4次婚。有超100个干女儿、女徒弟,大多是明星和模特,其中一部人直接住在他家里。黄任中家有个巨大的客厅沙发,可以同时容纳20、30人。每次出行,他身边必围绕着几名美女。黄任中有一句口头禅:“女人是生命的原动力,没有女人吃不下饭。”黄任中看过陈宝莲的风月片,对其一见倾心。他通过港娱的熟人约陈宝莲出来,发动鲜花礼物攻势,却被她悉数退回。后来,黄任中实施迂回“攻心”策略,承诺带陈宝莲远离风月片。还教她如何为人处世,给她讲人生道理。对从小缺父爱的陈宝莲来说,从来没有人如此关怀她。20岁的陈宝莲终于沦陷,陪在比她大33岁的黄任中身边,成了他的“干女儿”。也跟随黄任中,来到台湾发展,出单曲、拍电影……交往初期,黄任中的确宠她。吃饭的时候,如果陈宝莲没到,黄任中就不动筷子;名牌服饰包包随便买,家里没摘吊牌的奢侈品堆成小山;生日礼物是2000万的翡翠项链。但他身边的女人太多了,不可能永远偏爱陈宝莲。可陈宝莲显然不能满足于此,她变得患得患失,情绪和行为失控。当时还有传闻,陈宝莲染上了依赖性药物。黄任中担心她伤到家里的其他人,就把陈宝莲赶了出去。他给了陈宝莲几百万,希望她能去读书。因为过早接触纸醉金迷的生活,陈宝莲喜欢流连夜店,早已丧失了学习的能力,去日本、加拿大留学,没多久钱就被败光。其实,认识陈宝莲的人都说,她是个善良的人。侯孝贤的电影《海上花》需要一个能讲上海话的女生,为片中角色配音。 有人介绍了陈宝莲,她出色地完成了配音工作,且分文不取。后来,侯孝贤再拍电影的时候,想给她安排个角色,但当时陈宝莲的精神状况已经没法拍戏。缺爱的人,获得他人的一点点温暖,都会加倍奉还;同样的,当她无法从别人身上获得支持,崩溃得也很迅速。黄任中与她切断关系后,陈宝莲在《感官世界》的发布会上割腕。出院后的陈宝莲,又获命相大师指点,改名赵瑄汶,并皈依佛门。但她显然不是真的想出家,古怪举动只为了吸引黄任中的注意。她跑去黄任中家门口大声拍门,脱衣服躺地上,黄任中却坚决拒绝露面。陈宝莲彻底崩溃了:她殴打保安,大闹机场,戴着珠宝店的首饰,不付钱就走。昏倒送医,在病房还喊道:“是你,是你害我,你讲什么...救命呀,我没脱衣服,是不是想要我嫁你,你是不是想娶我...”。陈宝莲还声称在屋里看见了鬼,用打火机点燃枕头照明。人们怀疑陈宝莲服食了毒品,还有人猜她为了挽回黄任中的心,养小鬼却遭反噬。那段时间,狗仔盯着陈宝莲很紧,舆论也把她当成疯婆子。在酒吧,其他人打架误伤陈宝莲,害她缝了13针,结果被传成陈宝莲和人打架。她去王力宏的演唱会,结果狗仔冲到场内,对着她一通乱拍,抢了王力宏的风头。陈宝莲承受着巨大的压力,她的眼神涣散,行动如醉酒,已经无法完成拍戏、唱歌的工作。更是被媒体将她和蓝洁瑛、洪朝丰、蔡枫华并称为“香港四大癫王”。多次入院后,有记者联系黄任中和莫少聪,两位前任都拒绝去探望陈宝莲。那段期间,陈宝莲为数不多的温柔时刻,是给记者展示她的日记。上面写道:“I LOVE YOU,女儿亲亲爸爸黄任中”,她始终放不下黄任中。

032002年,陈宝莲突然诞下一名男婴,照片中她带着笑怀抱着自己的孩子,神态平和。本以为孩子成为陈宝莲的救赎,没想到仅一周后,她从楼顶纵身一跃。现场遗留的遗书中,陈宝莲写道:“宝莲去了,宝莲临死仍一直爱着少爷(黄任中昵称)。”陈宝莲去世后,留下两个谜团:孩子父亲是谁?孩子交给谁抚养?有说孩子生父是个VJ兼模特,得知陈宝莲去世后,曾带孩子做过DNA测试,证实了是自己的孩子。黄任中听到她的死讯,沉默了很久,表示如果陈宝莲的小孩父亲不愿意养他,自己可以出钱抚养。陈宝莲的经纪人陈孝志则说,他是孩子的干爹,大家都不用争了他来养。母亲也承认,很后悔让女儿演“风月片”。但办完葬礼,生父、陈母都不了了之,尤其陈母还传出想要弃养外孙。而黄任中此时正被逃税案搞得焦头烂额,健康每况愈下,只能轮椅代步,靠人喂食。因为涉嫌逃税,黄任中被羁押进看守所。他的两位女徒弟千方百计地想见他一面,却是为了向他索要生活费。黄任中过世前几年,守在他身边的只有几个红颜知己,大部分都作鸟兽散。最后是王菲的经纪人邱黎宽仗义出手,收养了孩子,并给他取名邱煌祎。邱黎宽,人称“宽姐”,也是个有故事的传奇女人。武,敢和黑社会叫板;文,能写出“一霎风雨我爱过你,几度雨停我爱自己”这样的歌词。宽姐对儿子视如己出,一养就是20年,微博头像都是儿子的照片。母子俩相处的模式喜欢互怼。邱煌祎过生日,宽姐特意学了个魔术,逗他开心。结果被邱煌祎无情拆穿。宽姐操心邱煌祎的德行,常念叨他要乖;邱煌祎得了奖状,她又开心地晒到社交媒体上。宽姐给邱煌祎的生日祝福:希望儿子除了长高也长智慧。邱煌祎则“诉苦”宽姐喜欢念叨他,总是紧迫盯人。但字里行间,又透露着爱意。现在的邱煌祎,继承了陈宝莲的良好基因,身高超过180cm。在世新大学的篮球队打球。尽管偶尔也会叛逆,但邱煌祎总体来说没有走歪路。邱煌祎也很感激宽姐,母亲节时给她打电话,眼角还带着泪水。在宽姐的保护下,媒体不再探究邱煌祎的生父身份。邱煌祎曾想当演员,却遭到宽姐坚决反对。希望他能远离流言蜚语,健康地成长就好。对邱煌祎来说,他比生母陈宝莲要幸福得多。陈宝莲的悲剧,是原生家庭的悲剧,也是时代的悲剧。没有能力和内心支撑的美貌,一文不值,反倒吞噬了她的人生。其实,陈宝莲本可以有转机,如果当初能带着黄任中给她的钱,退圈去学习或开个小店,至少能顺遂地过完一生。但她的精神世界太脆弱,从来没得到周围人真正的疼爱,导致她总是渴望他人救赎,却忘记了人只能自救,必然走向毁灭。好在儿子邱煌祎现在过得很幸福,希望天堂的陈宝莲也能安息了。

(文章配图来自网络)

记得“在看”一下AAB